中医药中心颜主任就新冠肺炎接受葡萄牙卢萨社专访

Byadmin

中医药中心颜主任就新冠肺炎接受葡萄牙卢萨社专访

6月4日,葡萄牙《新闻日报》、《sapo》新闻、《观察者》、独立电视台tvi等葡萄牙当地媒体刊发旅葡中医师、葡萄牙中医药中心主任颜春明医生接受葡萄牙国家通讯社卢萨社的专访文章,颜春明医生就中葡两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措施的不同、以及中国在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优势等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卢萨社(AgenciaLusa)是葡萄牙国家通讯社,1987年由葡萄牙通讯社和葡萄牙新闻社合并而成,该社在世界15个国家和地区派驻记者,其中驻澳门分社每天发布中文稿。 以下为采访实录(节选)

记者:你是医生吗?在葡萄牙生活多少年了?

颜:我在葡萄牙生活了15年。我是医生,确切的说,我是中西医结合医学的医生,因为我们在学习中医的同时,也学习了西医;在中国我可以进行西医执业。

记者:面对新冠疫情,你觉得中国和欧洲的应对为什么不同?

颜:我在1月20号返回中国,然后在1月30号我再次回到葡萄牙,所以很巧合的就是我看到了中国跟葡萄牙,或者说中国和欧洲面对疫情所采取的截然不同的应对措施。

在疫情出现以后,中国政府迅速的采取了严格的防治措施。但是在欧洲,在葡萄牙,就是当亚洲开始出现疫情时,我觉得欧洲这边好像没有特别关注这个疫情,甚至认为这个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与欧洲无关;或者他们认为这个新冠疫情也许不会到达欧洲。

当我1月30号从国内回来的时候,我经过法兰克福机场,也经过了波尔图机场,但是我发现他们没有有采取任何防疫措施。所以当我到达葡萄牙后,出于职业敏感,我很快联系了我在葡萄牙的朋友,告诉他们说基本可以肯定新冠状病毒一定会到达欧洲,会到达葡萄牙,我叫他们准备防护措施,比如说购买口罩等防护用品。

记者:目前有观点认为,欧洲没有准备好应对疫情,是因为中国没有及时给予全世界提出警告?还是说因为有其他的,比如说文化方面的原因呢?

颜:我觉得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但我必须说中国事实上已经尽了全力去做能做到的事情。在去年12月,当中国武汉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时候,就及时和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和美国等国家进行了沟通,发布了相关信息,但是实际上当时欧美国家对这种信息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再一个,我觉得欧美的国家对中国有一种误解,他们认为中国的医疗卫生系统非常脆弱,所以对疫情防护才高度警惕;但是实际上不是这样,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她的医疗系统已经很强大;相反欧美国家的医疗系统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发达;

当然,也有文化方面的原因,我经常说,作为中国人,我们会有这么一种观点:如果通过承受一个月或两个月的困难能够解决问题的话,我们会选择去面对去承受,所以当中国政府发现疫情出现流行的时候,采取了严格的防护措施,几乎所有民众都是非常积极配合政府的措施,因为我们觉得生命非常重要,而这些措施能保护我们的生命;但是在这里,在葡萄牙,首先我觉得民众会首先想到所谓的个人自由啊等等;同时也要考虑这里的政府体制的不同,也许有的国家领导人想提前采取防护措施,但是实际上这里的政府体制的运作方式,并不允许领导人采取提前措施,当然也许可能是我了解的不够充分,我看到的是,葡萄牙是在出现了第一例病例以后,政府才开始采取相应的隔离措施。

记者:世界上有很多国家都采取了提前的预防措施,所以有时候实际上也不是说政府有没有意愿去进行防控,也有可能是面对这种新疫情不知道怎么应对?

颜:当然,新冠病毒是一种新的病毒,直到今天为止,我们对这种病毒的了解还是非常有限,充满了疑问;然后世界上所有政府当然也必须顾及到经济,教育等等。在防疫的同时,也必须考虑民众的生存,所以作为这个国家的一份子,我们能理解政府到目前为止所采取的防疫措施。比如葡萄牙政府,到目前为止,我可以说,虽然不能说是世界上最好的例子,但是必须承认葡萄牙政府到目前为止做的是很好的。

记者:那你认为在亚洲,比如在中国,在韩国,在日本,因为之前发生过萨斯疫情、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这些经验是否对亚洲人在面对相关疫情时有所帮助呢?

颜:我觉得是的。当年的萨斯疫情,还有中东呼吸综合征,给这些亚洲国家提供了一定的经验,所以当这些国家出现疫情以后,他们能及时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

在中国,在疫情出现以后,采取了几大特别重要的措施:第一,中国建立了一大批方舱医院,这些医院是用来集中收治确诊病人同时也收治疑似病人。这一措施就非常有利于传染病控制中控制传染源这一点。第二,政府要求民众居家进行隔离,减少外出活动;同时,民众及时都遵循专家们的意见,使用口罩进行防护;关于这一点,甚至有人认为使用口罩是中国人的传统,我觉得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因为实际上口罩是欧洲人在流行黑死病的时候发明的;实际上,使用口罩对疫情的防控非常有帮助,比如最近我读过一篇香港的研究报告,报告说使用口罩可以降低50%的感染病例;这些措施有利于截断传染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人群,这在传染病的防护中是非常重要的;第三点是在治疗过程中,中国使用了中西医结合,也就是不仅使用西医治疗,也同时也使用了中医治疗手段,比如说中药、针灸等,在我家乡的江西省甚至使用了他们的特有的技术,热敏灸技术进行治疗,效果都非常好;当我们使用两种医学结合来治疗时,效果是更好的,所以我认为中医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医药在中国的使用效果,是已经被现代科学证明的。很遗憾的是,葡萄牙作为欧洲中医药立法最完全、最完整的国家,卫生部在这次疫情中没有推荐中医药的参与,我觉得是非常遗憾的。

记者:有观点认为,严格的隔离措施只是为了推迟群体免疫的到来,那您认为全体免疫是一种解决方法吗?

颜:我个人认为有不同的方法来解决疫情,比如说在2003年中国等国家爆发萨斯疫情时,我们通过严格的隔离措施,最终战胜了疫情,也没有出现所谓群体免疫。直到今天为止,萨斯病毒的疫苗也没有研发出来,但是萨斯疫情已经消失了。因此我认为通过严格隔离措施战胜疫情在历史上已经成功过,为什么这一次的疫情流行就必须是通过全体免疫呢?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们当然也希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今年年底,新冠疫苗能够研发出来。

而且,我认为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承受群体免疫的后果,根据现有的对新冠病毒的研究,要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需要人口的60%-70%都被感染,我们拿葡萄牙的例子来讲。葡萄牙有1000万人,60%就是600万;目前全世界新冠病人的平均死亡率是7%,这样也就是说葡萄牙如果要达到全体免疫,可能会有42万的人将会死亡,葡萄牙无法承受这个代价。葡萄牙是人口相对少的国家,所以你可以想象其他人口更多的国家更不可能通过这种群体免疫来消除疫情,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尽快出现疫苗活着通过严格的防护措施来战胜疫情。我们也知道,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种特效药可以治疗新冠肺炎。

记者:有观点认为,在新冠疫情爆发前,中国政府进行了隐瞒,作为一个经常往来与中国跟葡萄牙的中国人,你对这个看法是怎么看的?

颜:作为专业医疗人士,我必须说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首先,新冠病毒是一种新的病毒,直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有很多疑问,没有人对这个相关病毒有全部的了解,一个不了解的东西,怎么去隐瞒?第二,中国政府在出现第一例新冠病例的时候,就已经和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和美国等国家进行了沟通进行了通报,信息是透明的。有意思的是,目前有研究证据表明在法国和美国在去年12月份就出现了新冠病例;但是现在才发现这个事实;那是否可以说法国和美国是一直隐瞒疫情直到今天呢?我觉得这一观点是缺乏对客观事实的详细了解而做出的错误结论。

记者:在中国,像武汉那种野生动物市场,对你们中国人来说真的是非常难禁止吗?政府有做过什么措施进行规范呢?

颜:首先,我们必须了解,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她所有的法律和制度需要时间去逐步完善,比如当今年出现新冠疫情以后,政府很快在二月份就颁布了禁止售卖野生动物的条例,现在在中国野生动物的买卖是完全禁止的。

记者: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甚至在葡萄牙都有人使用“中国病毒”这个名称来称呼新冠病毒,做为一个中国移民,你在葡萄牙有感觉到被歧视过吗?

颜:我必须说,我在葡萄牙生活的15年里,我觉得葡萄牙人和其他欧洲人是有差别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被葡萄牙人歧视,甚至在新冠疫情爆发以后,我也没有感觉到葡萄牙人有歧视我们中国人。

当然,在社交媒体上,有人会恶意地使用“中国病毒”来称呼新冠病毒,但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当出现一种新的疾病以后,使用出现疾病的地方的名称或国家名来称呼这种病毒是错误的,而且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把这种病毒定名为新冠病毒(Covid-19),我们应该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引。我觉得这是非常极端非常带有攻击性的恶意的称呼。

记者:现在葡萄牙政府已经逐渐开放学校等场所,如果您有小孩,你会送他们去学校吗?

颜:关于这一点,我觉得我可以用中国的例子来进行回答,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新冠病例已经非常少,主要集中在北方靠近俄罗斯那个地方有少量病例,好像是100多例,但是尽管是这样,学校的重新开放措施也是非常严格。但是我们当然明白,我们不可以继续这样下去,必须回到工作中,所以当父母需要工作的时候,那他们的子女就必须回到学校去,所以我认为只要学校或者托儿所等场所能够严格按照卫生部的防疫指引,采取防御措施,我就会把小孩送到学校去。因为如果学校的措施做的不好的话,那小朋友回家以后,就有可能把感染的病毒传播给父母,传播给爷爷奶奶等。

记者:在现在的情况下您有计划回中国吗?

颜:现在可能不行,因为航班都停了,但是当情况相对稳定以后我会回去,我觉得中国是非常安全的。谢谢。

About the author

admin administrator

Leave a Reply